[中伏] 高彩燕(阿豆)本世紀最賤港女,勾引老闆比綠帽老公

[複製鏈接]
中年男 發表於 2019-2-15 12:48:2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20190204_b267ad0383155713531b8VNzhmLOxSGT.jpg
被喻為最賤格既女人- 高彩燕(阿豆) 紅衫新娘及其家人

20190204_1d366f0dd318cb179bc0TpB1WqZRaeuu.jpg
高彩燕與她的姦夫老闆周邦

7VMQU58.jpg
姦夫老闆周邦本身已婚, 有7歲大女兒, 為了大淫婦高彩燕, 竟然連女兒也不要

蘋果日報報導:
【港男自爆戴綠帽】姦夫陪妻產子外家早知婚外情 救護男:老婆成家都好恐怖


大隻救護男與結婚4年妻子迎接新生命,但陪妻子入產房的竟是另一陌生男子!

37歲的阿可2010年經同事介紹,認識年輕7歲、任職物理治療助理的阿豆。他形容對方是理想對象:「她自己帶飯上班,是一個頗節儉的人。她放假會踏單車,或者在家執拾。我覺得她都頗健康,又不沾煙酒。」

兩人拍拖3年多,在一四年註冊結婚,兩年後再辦婚禮,共築愛巢,正式開始二人世界。不過,阿可留意到對方多了打扮和夜生活,之後阿豆又聲稱轉職秘書,經常往返港澳和內地,一星期都沒兩天回家,並沒有新婚生活的甜蜜。他說:「我們基本上沒什麼溝通,接近沒有見面。平時打電話亦不能聯絡,傳短訊給她又很遲才覆。很慢、很冷淡的反應。」

阿可的家人告訴他,曾親眼目睹他的妻子在旺角拖着另一男子。阿可於是問太太那天是否到過旺角,對方沒有正面回答。他表示選擇相信對方,於是仍然計劃與她生兒育女。

去年初,阿豆懷孕,阿可和家人都十分高興,準備喜迎小生命,惟太太突然告訴他,懷疑肚中小朋友不是自己骨肉,稱她在澳門公幹時喝醉了,同事目擊她的老闆曾偷入其房間,故不知會否是老闆的孩子。

阿可說,當時太太臨盆在即:「在那一刻小朋友怎樣也要出世,去驗親也沒意思。」

妻子誕下孩子翌日,阿可致電對方才得悉孩子已經出世,他趕到醫院驚覺孩子床頭照片竟出現一名陌生男子,此時才知道一名姓周男子陪伴太太生產。

「在那一刻當然是直接認定這一個人是第三者,因為有哪一位女士會接受,丈夫以外的男士入產房陪產?」阿可說。

於是阿可決定與太太離婚,開始追查太太與周男的關係。他發現二人在他們辦婚禮前已認識,太太更稱對方「老公」。更可怕的是外家至少兩年前已認識周男,一起慶祝母親節。外母引述阿豆臨盆前所說:「哪個先到(醫院)的,哪個便是我丈夫,我自己決定了!」

阿可直指這幾年的婚姻猶如住進了一個魔鬼家庭,他說:「不明白她的家人會容許她帶一個非女婿的男人吃飯,之後向我隻字不提。」阿可將經歷寫成文章上載網上討論區,引來網民熱烈討論。

情人節剛過去,阿可希望可以盡早與阿豆離婚,並和孩子做親子鑑定,釐清關係,展開新生活,惟對方一直不合作,十分無奈。

本刊向周男求證,他否認介入對方婚姻,稱自己多年前做物理治療時認識阿豆,去年才成為情侶,當時只知她正辦理離婚,直至孩子出世一刻才知道阿豆仍未辦好手續,稱:「我也有少許愕然。」

他又指已和孩子做了DNA鑑定,指自己是孩子親父,承諾會負爸爸的責任,但現時孩子交由阿豆與她家人照顧,稱對方辦好離婚手續才再作打算。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中年男 發表於 2019-2-15 14:53:56 | 顯示全部樓層

我老婆生仔,爸爸不是我!

在11月27日,零晨1時25分阿豆穿水,我已做好心理準備等她整理好後便坐的士往伊利沙伯醫院去,經檢查後需留院檢查,我每天都打電話及在探訪時間看看她情況如何,有何需要。在11月29日晚上8點,她開始有6-9分鐘的假陣痛,我上網翻查後知道這情況未能肯定生產,直至出現5分鐘準時陣痛才算真的,所以我返家中等電話,隨時準備趕往醫院陪產,因阿豆一直都希望生產時有人在旁陪同,但沒有接到任何電話,應該還未生吧!在11月30日早上8時15分我打電話俾阿豆如常問她情況,阿豆話我知已經生了,因情況太急,趕不到通知我,她自己一個入產房完成這個偉大的任務,我十分失望未能與她一起共渡這時刻。

我12點前已在病房門外等候探訪,大門打開可以探訪之時,我懷著興奮的心情走向阿豆的床位,中途經過嬰兒房,我望到有阿豆抱著嬰兒一起拍照的相片放在一初生嬰兒的床頭,我肯定嬰兒定時阿豆辛苦誕下的,但為何旁邊有一個陌生男人一起拍照,難道是阿豆勇敢一人入產房,所以當值醫生與她一起合照吧!但好像不太合理,那男人與阿豆不像是醫生與產婦的關係,突然有一位職員笑笑口的對著我說:爸爸來看阿豆誕下的嬰兒!旁邊有一位護士大聲答嘴說:他不是爸爸!我一時反應不過來,究竟發生甚麼事,為何有個男人出現在相片中?護士口中的 ’他不是爸爸!’是甚麼意思?我走入房中向阿豆問過究竟!阿豆手執床頭的相向我解釋這男人是她老闆,我奇怪為何這男人會知阿豆準備生,醫院的緊急聯絡人不是我嗎?是誰通知周邦,又為何沒有通知我?阿豆向我解釋當她見到老闆來陪她入產房時,她不停向護士要求把周邦趕走,她要的是我阿可,她老公來!


愛是不保留!


我叫阿可,在香港出生,在一個基層家庭長大,自小與爸媽同住在屋村。談過3次戀愛,第1次是中學時期的女同學,7年的感情因投身社會後價值觀不同而分開。第2及3次的戀愛都是短暫的,不到2年時間便分開,但這幾次拍拖的共通點都是對方提出分手。

我一早已認清自己的路,知道讀書對我不會有太大的幫助,加上父母年紀差不多到退休之年,所以為了幫補家計,在中學畢業後便投身社會汲取工作經驗,短短的兩年間已從事過多種行業,包括飲食、搬運、清潔、零售時裝及地產服務業等。這些工作經驗對我現在的工作有極大的幫助。我成功投考到救護員的職位,救護員的工作需要上山下海、日曬雨淋,無分晝夜的拯救生命運送傷病者前往醫院,運送過程需要大量體力,照顧病人要觀察入微,處理個案要頭腦清晰,服務著全港750萬巿民及無數的遊客。』

在27歲時,突然收到朋友阿航邀請幫忙做他婚禮的兄弟團,我在想:”朋友有需要才會找我!”,既然我有時間便答應了阿航。婚禮進行得很順利,阿航及他太太都很滿意。阿航想起我單身已久,他與太太有意撮合我和姊妹團中的其中一位姊妹阿豆,沒有拍拖兩年的我已習慣單身的生活,不再刻意追求愛情。但經他們的努力,我也慢慢和阿豆拍拖。阿豆細我7年,個子矮小,笑容甜美,甚得人喜歡。她是一位物理治療助理,工作性質與我差不多,在我們拍拖三年多期間,感覺很投契,我每逢週日遇到輪班休假便會陪她到處玩,如踏單車,遊南生圍,行山等戶外活動,帶她到處嘗嘗本港的美食,每次活動她都向我投訴因整天笑得太久,面部都麻痺了!我們也會安排出外旅遊,去過日本、泰國布吉、巴厘島。這幾年間我們互相了解認識,我計劃向她求婚,想與她踏向人生的另一階段。我在情人節當夜在淺水灣酒店向她求婚,她很感動答應了我的求婚。我們開始籌備婚禮,因我們有住屋需要,所以我建議先註冊等申請到宿舍後才擺酒迎娶過門。經我一翻努力向阿豆媽媽遊說,阿豆媽媽終於答應將女兒嫁給我。我知道阿豆賺錢不多,所以婚禮的費用大多由我一人負責,包括婚紗相,酒席,租衫化妝攝影。為了使她高興,我盡量達到她的期望。

51149938_10155946199920373_7923895596589514752_n.jpg

終於在2016年我正式擺酒迎娶阿豆成為我的老婆,我們期望的二人世界生活正式開始,我們的二人世界生活感覺像細水長流,因我的假期比較多,所以家中的家務大多由我做,家中開支也由我來承擔。後來阿豆轉了秘書工作,經常要港澳兩邊走,見面的機會少了,所以我更期待與她見面的時間,每逢出門返工時都會給她一個GOOD BYE KISS。一有機會會帶她去旅行,假日也會陪她返外家請外父外母飲茶,親朋戚友經常催促我們要生兒育女,甚是擔心我們的將來。

在2018年,4月阿豆話我知她懷上了,我當然十分高興我們有愛情結精品,二人世界開始要轉為家庭生活!我爸爸媽媽親戚朋友知道我快當爸爸都為我高興不已,我努力儲錢及在家中添置物品迎接新生命的來臨,讓阿豆及嬰兒過得舒適快樂。我盡量抽時間陪同阿豆去每一次的產檢,回想到11月26日晚上,我下班回家沖過涼後我便收到一個奇怪WHATSAPP 來自一個叫周邦的人,他問我:阿豆在你身邊嗎?你每天都聯絡阿豆嗎?你知如果我報警的話,警察好快會找你嗎!我問阿豆這人是誰,她回答是一個煩人,經常騷擾她,不用理會!我已覺得有點奇怪,但沒有繼續追問便上床睡覺,阿豆見我睡覺,她便立刻一起睡覺去,跟平時的生活習慣大大不同,不時的她一定再用手提電話短訊多半小時後才會睡覺。在床上她向我講:她不是一個好女人,嬰兒出生滿月後便會被抱走,其實這嬰兒是她老闆的,不是我的,老闆財雄勢大,不能逆他意思。阿豆說在一次工幹時喝醉酒,同事告知她當晚看到老闆曾經偷偷走進她房間,所以後來知道她懷孕後,給了她一張銀碼頗大的支票,但她沒有接受。她跟我說,這嬰兒不要了,我們一起當沒有事發生過,事情就此算吧!我聽到後沒有很大反應,只問她為何不接受支票,若然不舉報她老闆,這金額也算是一個賠償,將來可用來照顧嬰兒。阿豆問我為何可以這麼冷靜。因為阿豆懷孕已到38週,我不想刺激她,我跟她說等順利生產後才算吧!阿豆哭了一回兒後便睡著了。然後就在當晚零晨時間穿水要入醫院留院去。

51368804_10155946199730373_185829160290091008_n.jpg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中年男 發表於 2019-2-15 14:55:15 | 顯示全部樓層

在醫院,護士還叮囑我留下來幫老婆去廁所及照顧她,老婆阿豆在我走時還叫我幫她買些日用品下午探訪時間再帶給她。在獨處的時間我把事件組織一下,在懷孕後登記嬰兒父母的是我和阿豆,大部份的產檢都由我陪同,更準備好陪月員在她出院後留在我家坐月,需要的時候我更讓出屋好讓外母貼身留宿照顧她,家中的嬰兒用品準備妥當,嬰兒床在網上看到有二手放,趕著下班立刻去交收抬回家中,阿豆要求坐月用的電器如電子湯煲,洗衣機等都立刻購置,這事件中她定必有苦衷。直到下午探訪時間,我決定了跟阿豆離婚,因為我想到既然她老闆照顧她及嬰兒,嬰兒可以得到一個美滿家庭,而我只會是單身一人,對嬰兒的未來成長不太理想,我表達完我的意見後便轉身離開,在離開時剛巧外母正來到探望,我便以工作理由先走了。


晚上我打電話給外母說我要跟阿豆離婚,外母反應激動,我跟外母表明阿豆有個男人,外母叫我冷靜,這件只有我、阿豆及外母三人知,其他人不知,就當甚麼事都沒有發生,不要離婚!我說這是我接受不了,請她代為向外父交代便掛線了。第二天我電話向阿豆說:我已向外母表明離婚,外母已知道事情,請她自己解釋!阿豆聽到後只要求我把所有坐月用品幫她搬到她外家,遲些把添置坐月用的錢還給我。我再打電話給外母交帶事情時,外母在電話中的冷淡態度是我意外的,為何這麼快可以把我當成外人一樣,昨晚還哭著說當我是半邊仔,很珍惜我的!阿豆要求我幫她把坐月用品送到外家讓她坐月,因我沒法借到車,所以我跟阿豆說叫她安排外母及哥哥到我家執拾。


12月3日阿豆出院,下午外母及哥哥到我家執拾,我媽媽及家姐都覺離婚這麼大件事,加上阿豆外面有個男人的問題,應該在這個機會好好的坐下與襯家傾傾,所以媽媽與家姐都一同在我家等候。大約下午5點時外母及哥哥到達我家,她們準備了很多袋及喼,憑我工作中學到的觀察力已察覺她們的態度及安排像早有準備,一早已知有這一日似的,待她們執拾妥後家姐便向外母說:現在都是離婚了,好應該坐下傾傾如何安排。外母說:阿可太不應該了,結婚至今已三年,一直不給家用,對阿豆又不好,又不體貼,連嬰兒出生的晚上,阿豆一直打電話給他都不接,所以阿豆便打給其他人,誰人先到產房,誰人便是嬰兒的爸爸!我記得11月29日晚上8點跟外母離開房間時說,以6-9分鐘的陣痛,好可能會在12小時內生,最有可能是明早5-8時,所以我一早已檢查好我的電話網絡,全晚保持警覺留意電話,但我肯定該晚我電話一直沒有響,翻查電話記錄也沒有來電。


接著我家姐便問外母,你知為何阿可不給阿豆家用嗎?外母說不知,不想知!


我家姐便說,早在我倆結婚後第二個月已親眼撞破阿豆在街上拖著另一男人,家姐已向我提示過,要我認真處理。我試過親口問阿豆是否有此事,但她否認事件,所以便沒有再追問了,因為工作關係,我經常會通宵工作,我認為夫婦間信任是很重要的。外母怪我不把阿豆有外遇的事情告知她,若我一早告知外母,她定會教導好阿豆,外母認為自己的家教很好,女兒不會做出這種事情。而我為何不給阿豆家用,事實是在結婚後好短時間我已感覺到一種莫名的疏遠感,每日阿豆都差不多9點回家,她解釋要OT ,返來轉頭便睡覺了,我可用細水長流來形容我們的生活,但實情我們完全不像一對新婚夫婦。沒有二人世界的浪漫,阿豆沒有打掃做家務,家庭開支一直由我負責,所以我找不到理由給阿豆家用。


回想到2016年3月12日當日早上到女家接新娘阿豆,我在門外等待外母開門讓我入內時,外母的態度十分古怪,沒有喜慶的歡樂,而是黑口黑面的,這情景使我印象我十分深刻,在當時我想起的是這婚姻不要也罷,想轉身便離開,最後經一輪調解後,外母才開門讓我接新娘。到晚上的晚宴開始時,我腦海中不停浮現的是分開,而不是期待。為何我會有這種感覺的呢?因為在婚禮日子舉辦前的兩個月,我察覺到阿豆的變化,她經常晚上打扮外出跟朋友吃喝玩樂,我以為是婚前朋友們為她祝賀,那時阿豆與我的關係已不像拍拖時的純真,所以保持觀望態度,這情況一直持續到擺酒當晚!

既然離婚已成定局,有些事情還是要處理的,在12月5日,我打電話及短訊給阿豆都未能聯絡上,唯有登門外家尋求對話機會。原本在地下大堂可真接進入乘電梯,但我選擇先在停車場查看周邦的車有否停泊在此,以便對外家中的情況有多個準備應對。在停車場中未有看到周邦的車輛,我便到平台的入口進入大廈乘電梯到外家,電梯先向下往大堂,在大堂電梯開門之際,我看到阿豆、外母及阿姨。她們應該是外出後準備回家,阿豆沒有與我有任何眼神交流便轉頭往停車場走去,剛好周邦正在停車場,他示意阿豆先上家中休息,事情由他處理。我向周邦表示離婚的安排是必需的,對話後得到的答案是先讓阿豆坐月後才安排!周邦看似與阿豆及外母相當熟稔,不似是一個偷偷走進阿豆房間對阿豆做了不當行為的人。經我翻查周邦的資料後得知他已婚,與太太育有一年紀7歲的女兒,剛離婚不久。

突然有一個驚訝事情發生,就在我找到他們一家的合照時,他的太太曾經在2016-2017年經FB 的訊息與我交談,談的都是一些無聊事情。所以我再嘗試找周邦太太交談,她才話我知當年她與我交談其實想話我知我太太阿豆搞上了她老公周邦,她想提醒我,但不知我為人怎樣,所以一直沒有話我知!我到處查找更多資料希望了解更多有關阿豆及周邦的事。原來阿豆一直滿口謊言,向我報稱到台灣及韓國公幹,事實是她與周邦同行。在2018年2月韓國公幹,由阿豆買機票保險及登記房間安排雙人床。這公幹回來後突然對我態度主動,多次大量與我配合進行夫妻的床上活動,我已覺得有問題,不久後她便說懷上了,我把阿豆懷上了的事告知我父母,但我叫爸媽不要把事情透路給親戚知,我總覺得當中有古怪。阿豆在懷孕期間不斷要求我為胎兒購買保險、買冬蟲夏草給她補身,在家中添置電器讓她安胎坐月。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中年男 發表於 2019-2-15 14:56:22 | 顯示全部樓層

我媽提點我現在要離婚,外母及阿豆都有我家鎖匙,必需要換鎖以保自己安全,幸好我換鎖快,否則有機會被她們佔據了我的家,我便變得無家可歸。

0ErhkoT.jpg

阿豆在今次的事件中,成功把兩個家庭拆散,先是介入周邦的家庭,最後導致周邦與太太離婚,其次是我與阿豆的家庭。阿豆所講的到澳門工作,不知有多少是真,但肯定真的是在2017年12月她已經住到周邦粉嶺的家並以老公老婆相稱。感情沒有分對錯,問題是她存心隱瞞欺騙,身為有夫之婦,最結婚後短時間發生這種出軌行為,不知羞恥。阿豆及一家早在2017年5月已經見面,關係非比尋常,為何全家知道阿豆已和我結婚還會接受她帶周邦出席家庭活動並一直對我隱瞞事,全家的道德觀均有嚴重問題。

在過去差不多三年的婚姻,我一直生活在魔鬼家庭中,老婆只是一個稱呼,除了肉體上偶爾有夫妻關係外,老婆從未出現過在我的時空及心靈中,我能與他們劃清界線實在是可喜可賀。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1120155027 發表於 2019-2-16 13:18:50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享齊人之福,呢個女人太恐怖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Sign in with facebook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